遂平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牛人,我們怎能對他一無所知?

遂平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牛人,我們怎能對他一無所知?

說起來,遂平作為縣制,也有幾千年的歷史了。

也許年代過於久遠的緣故,丹朱,這個頗具神秘色彩,與遂平有著極深淵源的人物卻塵封沙掩,漸漸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,至少在遂平已經鮮為人知了。

其實,在遂平乃至中華文明的歷史上,丹朱無疑是一個大名鼎鼎的傳奇人物。現在縣文化藝術中心廣場上的那座雕像,就是他。

丹朱是「五帝」之一堯的嫡長子,因為出生時全身赤紅如火,所以便以「丹朱」命名。對於丹朱其人,歷來褒貶不一,有的史書上說他是個傲慢無禮、荒淫貪逸、無所事事的人,甚至他的老子堯也認為「丹朱之不肖,不足授天下,最終把帝位傳給了舜。

有些典籍卻有這樣的記載:「蒼梧之山,帝舜葬於陽,帝丹朱葬於陰。」 丹朱未踐帝位卻享有帝號,與帝嚳、帝堯、帝舜齊名等身,說明其在當時身份之崇高。

堯死之後,繼承了大統的舜,做了個順水人情,把丹朱封在房地為房候,這個「房地」,就是今天的遂平。

對政治本來不感興趣的丹朱遵照堯帝的遠避到房地,潛心研究棋藝,終於將圍棋這一遊戲發揚光大。古房地在遂平縣境已成定論,毋庸置疑。在遂平縣城西南二十公里的小文城即為吳房故城,當地農民耕作時經常挖掘出磚瓦、器皿、銅錢、兵器等物件,可見當時城邑興盛之一斑。

至今在遂平還流傳著一則「爛柯」的故事:在很久以前,房城西北有一個村民去山上打柴,途中遇到兩位老者在樹下弈棋,看得入迷,不覺時光荏苒。不知何故一人忽然發怒,揮手把一盤棋子掀落到一旁的坑塘里。村民下水摸棋不得,上岸一看,來時帶的斧把和扁擔都已經腐爛了。

回到村裡,已然過去數百年,物是人非。有年長的老人還依稀記得聽上輩人講過,村裡曾有個年輕人上山砍柴,一去不回。村民把自己看棋的事說給大家人們都認為張山遇見的是神仙。於是就把他們的村子改叫神仙庄,把張山摸棋子的那個地方叫摸棋坑兒。這兩個村莊,就在離古房地七八公里的張台鄉境內(今鳳鳴谷)。

故事是虛構的,但也並非無因,我們似乎可以從中捕捉到這樣一個信息:在遠古的時候,古房地附近確實有人遇到了正在研究棋藝的丹朱,也正是這樣的際遇,讓圍棋這一益智型遊戲得以流傳民間。

作為房侯的丹朱是在其封地房完成了對圍棋的精修和光大,那麼遂平應該就是圍棋文化之源。